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兇暴的男人/ Violent Cop




北野武的導演處女作《兇暴的男人》(Violent Cop)是一部令人驚嘆的電影。寫實的暴力,卻又佐以詩意。這部電影的暴力不浮誇、不張狂,也不是炫技的,這部電影出現的種種暴力突如其來,又突然的銷聲匿跡,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像隨風而過一般。

電影一開始,一位遊民自得其樂的坐在自己的家當前吃著東西,一群屁孩像風一樣的出現,欺負無家可歸的遊民,然後卻又像風一樣的離開,像某種集會結束後迅速解散。北野武飾演的我妻警官出現在其中一位施暴的屁孩家中,以其人之道還致其人之身,痛毆假裝甚麼都不知道的屁孩。我妻警官以暴制暴實在是大快人心,其他的警察規勸他說,怎麼不把他們當現行犯逮捕,反倒到其中一位屁孩家中以暴力要那屁孩與他的同夥到警察局自首。我想,這位暴力的警察一方面不跟這些屁孩們正面對立,畢竟屁孩人多,明則保身比較重要;另一方面,警察讓這些屁孩有自首的機會,也就不會有太嚴厲的逞罰!算是給他們悔改的機會。

我妻警官有一位年輕貌美卻生病的妹妹。我妻警官將妹妹從醫院接回家的路上,妹妹突然想看海,他便帶著妹妹坐著計程車到海邊。此時觀眾尚且還不知道我妻警官與妹妹的關係,兩位沒有交談,就靜靜的看著海。海洋的意象在這部電影當中是重要的。海是遼闊的,妹妹想要看海,是對自由的嚮往。另一方面,海時而兇險,時而平靜,是所有生命的起源,代表著我妻警官的性格,兇暴、危險,卻又充滿包容的力量。險與靜像是兩個極端,又同步並存。

我妻警官時常以暴力解決問題,時常脅迫嫌疑人吐露實情,看似大男人的我妻無法忍受占女人便宜的無賴。一場戲,一位警察在排解一對年輕男女的爭吵,這男人是因為錢才和這女人在一起,靠女人吃飯,又不時對女人拳打腳踢(女人的臉頰是紅腫的)。我妻只是經過,聽見這男人大言不慚的說:「不是要你的錢,誰要跟你在一起阿?」我妻走過來毆打這個男人,要他去找一份工作。

我妻警官對妹妹呵護備至,有天回到家中,看見妹妹的房間裡有另一位男人在休息,顯然已經完事,他看似不給這男人壓力,這男人也不敢在這房間裡待下去,有可能是害怕招惹到人妻吧!急著離開,我妻警官硬要陪著他去坐車,走在路上邊走邊打那男人的頭,嘴巴還問這男人是否會娶他妹妹,直到公車都走了,還在打這男人的頭。這男人大概想也想不到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竟然伴隨著這樣的護花使者。

片名《兇暴的男人》指的當然是我妻警官,英文片名Violent Cop直接挑明,這是一部以暴力警察為中心的故事,但是毒販、殺手清弘也是兇暴的男人,他的暴力也是無法預期的。他以私行處決「銃康」他,扯他後腿的其他毒犯,以一種玩弄的方式,像是玩弄螞蟻般的殺掉他們。一場由高處往下拍的一場天台戲,流暢又好看,清弘對這受害者拳打腳踢,受害者恐懼的躲避、爬行,整場戲壓迫感十足。當受害者無路可躲,只剩下雙手支撐著攀爬在公寓外的身體,清弘用刀在受害者的手上劃開皮肉,直到受害者自己放手墜樓為止。

殺手清弘有自己的愛情與慾望,應當也有溫柔的一面,這一面只有他的情人可以見到、感受到。自己的慾望被我妻警官看見,或許羞辱,又與販毒事業受到威脅,新舊仇恨交織,開始無所不用其極。我妻警官的妹妹是受害者,清弘借手下的手摧毀我妻身為男性的尊嚴,也是將手下帶上了同一艘船。第一位手下想下船,立刻被清弘殺死。第二個手下覺得自己怎麼會牽扯進這種情況,不是只是性而已嗎?鼓起勇氣跟清弘決一死戰,也被清弘殺死。第三個手下決定正面迎戰我妻,打開門之後,沒死在清弘手下,反倒立即被我妻射擊而亡。動與不動,都是只有死路一條,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電影的最後,我妻停頓了一下,殺死已經被毒品所控制的妹妹,以為控制了一切,其實我妻的努力從這個世界的視角看來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所有原本運行的一切,在這一連串的風波之後,同樣的角色與人物換了個人,還是持續進行著。

以第一部電影作品而言,這部《兇暴的男人》是一部幾乎滿分的作品,同時也樹立了一種迥異於世界其他地方電影的暴力美學風格。北野武的導演功力令人激賞,他的表演看似不動聲色,實則波濤洶湧,有強烈的存在感。這部電影因為導演北野武而成功,也因為北野武的表演讓這部電影可以在近代電影史上立足。

......
兇暴的男人
Violent Cop
1989│日本出品│日語發音│Color│103mins

導演:
北野武(Takeshi Kitano)


演員:
北野武(Takeshi Kitano) 
白龍(Hakuryu)
川上麻衣子(Maiko Kawakami)
佐野史郎(Shiro Sano)
蘆川誠(Makoto Ashikaw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