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羅根好好運/ Logan Lucky




《羅根好好運》(Logan Lucky)是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睽違大銀幕許久的新作。這部電影維持他過去作品的水準,這部電影是他過去《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系列跟《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的結合,將竊盜案與小人物鬥智大鯨魚這樣的故事巧妙融合,實在好看。

這部電影中的一群魯蛇在查寧‧塔圖(Channing Tatum)所飾演的吉米‧羅根的帶領之下,計畫將賽車場及商場內的金庫搬走。電影情節曲折,但不離奇,情節中不時出現驚喜,讓人不知不覺陷入劇情當中。在這部電影當中領導人除了要有計畫,還得有膽識,懂得低調再低調,面對豬隊友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搞出大問題還得冷靜面對跟處理。

對美國不了解的人或許會以為美國是世界上最為開放的國家,其實不然,美國在很多地方是非常保守的,保守的另外一個意思就是非常的重視家庭價值。吉米‧羅根有位年幼的女兒,但離婚之後女孩的監護權歸前妻。電影的一開始,吉米在修車,女兒坐在不遠的地方跟著吉米聊天,吉米修車需要什麼工具,請女兒拿給他,女兒就拿給他,偶而提出需要工具的類型問題,像是螺絲起子要一字還是十字,接著正確的拿給吉米,非常了解工具,這些顯示吉米與女兒的關係非常好,時常聊天,時常一起修理家中的物品。吉米曾經是受到矚目的美式足球隊員,卻因為意外而跛腳,弟弟克萊德在伊拉克戰爭中失去一隻手,再加上家族中的種種不幸,讓克萊德深深相信這是羅根家的詛咒。

吉米有個一個大計畫,不忘帶上自己的弟弟妹妹,吉米不逞個人英雄主義,找來朋友喬班幫忙,只是喬班還在監獄裡,要借用他的能力也不是這麼容易,後來喬班決定加入計畫,也不忘帶上自己的兩個弟弟。這個由魯蛇與更生人的竊盜團體對抗的是資本社會,所面對的是自以為高高在上,愛面子勝過裡子的管理階層,如監獄典獄長,還有賽車場兼商場的擁有者,甚至是前妻的現任先生都是。或許我們也是魯蛇,沒有與有錢人同樣的機會與立足點,我們更能站在竊盜集團的那一邊。女兒在女孩兒選美比賽中,原本要表演蕾哈娜的歌曲《傘》,看到爸爸吉米出現在台下,臨時起意唱起了爸爸最愛的歌,即使走了幾個音,還是獲得觀賞選美比賽在地觀眾的共鳴。

這部電影的演員都很平實的在表演,有時候呈現出一種誇張的喜感,然而這種喜感來自於生活的荒謬,荒謬累積到一定的程度就自然產生了笑果。我印象中很少見到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 演喜劇,他在這部電影裡好鬧,完全脫離了007的情報員形象,但是還是好帥,一種老粗又散發食肉性動物性感魅力那種帥。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戲不多,但畫龍點睛,神經質的FBI讓她演來,一直讓我想起像是某種有著靈敏嗅覺的獵犬(這是一種正面的評價)。查寧‧塔圖不張揚,內斂又具有豐富情感的演技,或許在未來有機會成為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候選人。即使不是以這部電影獲得肯定,但是以這部電影的成績,以過去幾部電影的選劇本的眼光,獲得類似的肯定也是遲早的事。

......
羅根好好運
Logan Lucky
2017│美國出品│英語發音│Color│119mins

導演:
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


演員:
查寧‧塔圖(Channing Tatum)
亞當‧崔佛(Adam Driver)
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 
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
凱薩琳‧華特斯頓(Katherine Waterston)
凱蒂‧荷姆斯(Katie Holmes)
芮莉‧克亞芙(Riley Keough)
法蘭德‧麥肯齊(Farrah Mackenzie)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電影筆記:魚男悲歌/ Collective Invention







韓國電影《魚男悲歌》(Collective Invention),講的是不只是因為藥物實驗成為魚男的悲歌,也是韓國年輕一代的悲歌。

電影裡頭有一位男記者,剛到電視台面試,還沒有獲得正式的錄取,就必須隱藏自己的身份與授命的公司,秘密的紀錄一位從男人變成魚的怪物。這位記者當然覺得很怪,但是為了未來這份工作有可能成為正職,只好努力的達到長官的要求,找出魚男,誰知道他以為自己要找到了,卻發現一個不知輕重的女孩將魚男賣回到那間藥物實驗出包的藥廠,這位記者為了完成工作,只好利誘女孩,到藥廠找出魚男。

男記者、魚男變成魚男之前的男人朴久,還有這位女孩都是社會中想擺脫平凡人生的一群,但是或許是家中沒有背景,或者是讀書沒有比別人讀得好,甚至可以輕易的成為永遠被欺負的那個人,都是在社會中苦苦掙扎的年輕人。這些人,包含魚男在內,卻也是最容易被社會、媒體、輿論,甚至政治與宗教,還有商業利益利用與操弄的一群。

這部電影幾個主要角色,乃至於配戲的角色都是由男演員擔任,只有一個女性的角色,這可以解讀為韓國的社會基本上是由男人所主導與建立的。男人自己在自己所建立的社會當中其實並不好過,但是卻不能輕易的表達出不好過的樣子,同時男人還是以一種自己認定的標準去要求身邊的女性。魚男朴久的爸爸出現,一看見女孩便急著想知道女孩與朴久的關係,當得知女孩的身份背景,開始嚴厲的要她去考公務員,求一頓溫飽。男人自己過得不見得好,卻還是希望別人能夠依照自己的想法與規範來走自己的人生。

媒體可以將造神,也可以將神從天上拉下來。魚男是藥物實驗受害者,人們同情弱者,讓魚男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某天媒體卻製造新聞,讓魚男成為一個真正的怪物。媒體的嗜血與藥商的殘酷,在這部電影當中清楚可見。變成魚的男人還是人嗎?藥廠實驗人員眼中那條人與動物分別的界線模糊了,動物的感受轉化成為了人的感受。其實感受對人與動物而言都是一樣的,身兼編劇的導演權五光用這樣動物實驗、治療的畫面讓觀眾體會到動物的感受與痛苦。

這部電影犀利,但是充滿寬容與溫情,結尾有一個好的結局,雖然社會並沒有太大的改變。韓國版本的海報上,知名的綜藝節目主持人李光洙被擺在最中間,其實他的本來面目在電影中出現的時間極短,只有出現在投影上,還有電影即將結束前的照片上,他都是以魚男的面目出現。海報上的顯眼位置代表他是這部電影當中最有群眾號召力的演員。飾演男記者的李天熙算是在這部電影當中最有發揮的演員,稱職。雖然我個人覺得他在這部電影裡的角色太愛哭了,不過男人的眼淚可以被解讀男人身處在男人所建立的社會當中可以選擇不勇敢,男人也是還有一些人性的。

......
魚男悲歌 
Collective Invention
2015│韓國出品│韓語發音│Color│92mins

導演:
權五光


演員:
李光洙
李天熙
朴寶英
張光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電影筆記:愛人怪物/ Closet Monster





《愛人怪物》(Closet Monster)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加拿大電影。電影講的是一位白人青少年同性戀者的身分認同、幼時的夢靨,以及他與父母之間的關係。這是一部成長電影,有MV式或電音式的攝影風格,但是不時又流露出驚悚電影的氣味,是一部不時讓人感覺驚豔的電影。

家庭關係是一個很殘酷的組合,父母無法選擇自己的子女,子女自然也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這些無法選擇的人必須被放在一起,直到某天有意識的決定離開,但是也不會真正的\離開,還是有某種牽連,即使這樣的互動微小到幾乎看不見,隱形的線還是牽連著。

電影的一開始,還是小男孩的奧斯卡已將到了上床時間,小男孩的爸爸陪著他說話,他要爸爸給他一個故事好讓他進入夢鄉,爸爸說了一些美夢的構成元素,包含著美女圍繞,這不見得全然是小奧斯卡所想要的,比較像是可以讓爸爸興奮的場景。爸爸說著故事,可以引申為是爸爸對子女的期待,爸爸大概會覺得爸爸會喜歡的,小孩一定會喜歡;接著爸爸吹了一個氣球,往小奧斯卡的頭上微微的放出氣球裡的空氣,之後小奧斯卡便進入夢鄉。

接著小奧斯卡面對的是母親的離開。小奧斯卡坐在爸爸、媽媽的對面,從視覺上來看,像是排成了一個尖銳的三角形;此時,爸爸、媽媽送給他一隻倉鼠,小奧斯卡應該要很開心才對,爸爸告訴小奧斯卡媽媽即將離開的消息,媽媽不能理解為什麼爸爸在送禮物的時候再附上ㄧ個壞消息,便與爸爸爭論,倉鼠出奇不易的咬了小奧斯卡的手指,小奧斯卡感到痛楚而離開現場。小奧斯卡手指上的痛楚與心裡面突如其來的陣痛是一樣的,痛同時反應在身體上與心理上。小倉鼠雖然咬了他,卻成為小奧斯卡唯一的朋友,小倉鼠與小奧斯卡間接目擊一場集體霸凌,一名青少年男性戀者被仇恨霸凌致死。這樣不尋常的經歷,讓逐漸長大的奧斯卡內心無比的沉重,巨大的恐懼在他對其他男孩產生慾望時也同時產生,幾乎要吞噬了他。

奧斯卡還是男孩的時候,爸爸是大山,像是他的神,媽媽離開之後,小奧斯卡見到了爸爸在沙發上抱頭痛哭的身影。媽媽的離開是希望有更好的生活,這指的不是物質上的生活,反倒是希望精神上可以獲得解脫。說睡前故事給孩子聽的爸爸究竟可以有多遭,我想是因為對愛渴求,而產生強烈的佔有慾,然後開始去支配那些並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奧斯卡不是沒有同年齡的朋友,他有一個想成為演員的女性友人。這位女性友人要到紐約發展,奧斯卡為他拍照,兩人一起選照片,女性友人選定了一張,因為看起來自然,但是奧斯卡逕自為女性友人修片,皮膚調色,眼睛變大,女性友人問奧斯卡為什麼要這樣,奧斯卡理直氣壯的認為自己在幫她,因為那是紐約,要這樣才可以找得到工作,不然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女性友人想要自己的真實面貌被別人看見,而不是用完全不像自己的照片獲得工作機會,這是騙人,而奧斯卡強加自己的想法與意志在自己的閨蜜身上,不也和自己的爸爸一樣。

有一 場戲我非常喜歡,小鮮肉同事與奧斯卡同處一室,小鮮肉是早已自我認同的男同性戀者,但是奧斯卡還在自我懷疑,但是身體誠實,搭起了帳篷,小鮮肉同事輕碰,奧斯卡困窘閃躲;小鮮肉同事起身,伸手越過奧斯卡打算要拿水,奧斯卡誤會,以為小鮮肉同事要親吻他,奧斯卡說:「拜託不要現在吻我!我今天過得很糟,身體也很臭。」小鮮肉同事淘氣的說:「我只是要拿水。」奧斯卡遮住自己的臉,覺得丟臉,都打算挖地洞躲起來了;小鮮肉同事含了一口水,輕輕捧起奧斯卡的臉,往他的嘴巴裡餵著水,水從小鮮肉同事的嘴流進了奧斯卡的嘴,緊接著瀑布大水奔騰,水花四濺的畫面。這畫面很情慾,雖然沒有真槍實彈的性愛戲,也足以讓人心跳加速。

倉鼠的存在在這部電影裡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象徵奧斯卡不愉快的童年,也可以是陪伴奧斯卡長大的朋友。在奧斯卡的成長過程中,倉鼠都在,他似乎也能夠理解奧斯卡的想法與內心。奧斯卡與倉鼠的對話像是朋友與朋友之間的對話,也可以說是自己與自己對話。奧斯卡一直相信伴隨著他成長的倉鼠是同一隻,在奧斯卡終於獲得自己,獲得了與自己共處的機會,他將自己心愛的倉鼠放上小船,死掉的倉鼠又活了起來,跟奧斯卡說了幾句話。倉鼠說:「你知道我不是你小時候的那一隻倉鼠吧?你爸爸媽媽在你不注意的時候,換過四隻。」小船漂遠,奧斯卡聽不清楚,問他說什麼,倉鼠回答:「沒事。」

男主角康納傑‧斯普(Connor Jessup)頗會演,與飾演小鮮肉同事的艾利歐夏‧史奈德(Aliocha Schneider)在導演的鏡頭之下變成了羅馬時代所歌頌俊美男,對觀眾而言,算是電影本身之外的另一大福利。

......
愛人怪物
Closet Monster
2015│加拿大│英語發音│Color│90mins

導演:
史蒂芬‧鄧恩 Stephen Dunn 

演員:
康納傑‧斯普(Connor Jessup)
亞倫‧阿布拉姆斯(Aaron Abrams)
喬安妮‧凱利(Joanne Kelly)
艾利歐夏‧史奈德(Aliocha Schneider)
蘇菲亞‧班薩芙(Sofia Banzhaf)
傑克‧富爾頓(Jack Fulton) 
瑪莉‧沃爾什(Mary Walsh)
伊莎貝拉‧羅塞里尼(Isabella Rossellini)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電影筆記:悟空傳/ Wukong





《悟空傳》不是改編自中國的四大奇書《西遊記》,是改編自中國作家今何在的同名網路小說。這部電影不講孫悟空與師兄弟們陪著唐僧到天竺取經,講的是夠早之前,孫悟空從頑石變成神仙,在仙界神仙學院認識了阿紫,接著反叛,對抗命運的故事。電影剛開始是一個契子,這個契子以動畫呈現,描述女媧補天之後的石頭變成了一個巨人,巨人不服天命,便起身反抗,與天梳對戰戰敗,碎裂的石頭散落人間成了花果山,巨人石心則變成了猴子,在猴子的心中含著怨氣,期待著有報仇雪恨的一天。


《西遊記》表面上是一個神話故事,實際上推崇的是「順從」的觀念。故事當中的角色可以反叛,但是反叛是可以被控制的,像是五指山、金箍咒這類的東西,就是被用來控制不受控制的東西,然後為己所用,已完成所謂的大愛。《悟空傳》從原著小說開始,到電影的成品一再強調反叛,從契子裡的巨人開始,到偷吃仙桃的猴子,到因為住在一個被詛咒地方的人世間老百姓們都是。這些神仙、妖,還有人反叛的是既定的命運。


即使在天界,也沒有所謂的平等這種事情。有些神仙有良好的血統,自然比從人間苦苦修煉而成為神仙的人高等。電影中,王母娘娘賜蟠桃也不是每位神仙都有,只有高等的神仙才有;悟空惡作劇吃了一位神仙的蟠桃,這位神仙把怒氣出在端盤桃的仙女身上,悟空、阿紫陸續出手相救,在成為二郎神之前的楊戩也被捲入這場混戰當中。


悟空、阿紫、天篷、楊戩、捲簾落下凡間,眼見人世間的花果山寸草不生,村民困苦難耐,產生惻隱之心,決定補捉妖雲。這妖雲可怕之處在於可以摧毀任何東西,還能吸收水氣使大地寸草不生,甚至像怪物一樣伸出爪子將人拉入雲中。神仙們與人攜手合作,就是要將妖雲抓住。這幾場戲確實頗為動人,眾仙眾人合作,只有同一個目標。可是這些人真的能夠撼動命運嗎?


捲簾這個角色在其他擁有神力的角色當中特別的顯眼,因為這個角色是一位過去在人世間苦苦修煉而成仙的,不論神力武功都是這些主要角色當中最弱的。但是捲簾勤能補拙,不好高騖遠,只是腳踏實地的完成夢想。悟空有自己的想法,拜託捲簾將他的想法落實,製作一個越大越好攻擊妖雲的工具;楊戩聰明、冷靜且自持,也拜託捲簾將他的想法落實,製作一個越敏捷越好的工具。


這部電影確實讓人驚艷中國與香港電影視覺與特效的發展,但是或許是因為特效太過於搶眼,讓人不覺得是在看一部中國電影,反倒是像是在看好萊塢的特效電影,如果悟空突然講起英文,大概也不會有人覺得驚訝。如果你是一位愛看爽片的人,這部電影確實可以讓你很爽,武打扎實,也有帥哥可以看,甚至身歷其境,像是置身虛擬電動世界的感覺,大概也能夠忽略部分感情戲與角色獨白的突兀了。

......

悟空傳
Wukong
2017│中國、香港出品│普通話發音│Color│123mins

導演:
郭子健(Chi-kin Kwok)

演員:
彭于晏(Eddie Peng)
倪妮(Ni Ni)
歐豪(Hao Ou)
余文樂(Shawn Yue)
鄭爽(Shuang Zheng)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電影筆記:魅惑/ The Beguiled



這部電影事改編自本片是改編自托馬斯‧P‧庫里南的英文同名小說《The Beguiled》。但是這並不是這本小說第一次被改編成電影,這本小說第一次被改編成電影是在1971年,當初的男主角是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這部片子的中文片是叫做《牡丹花下》。蘇菲亞所拍攝的新版,男主角是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中文的片名變成了《魅惑》。《魅惑》這樣的片名沒有不好,但是《牡丹花下》會讓人聯想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句中國古話,更有想像空間。

蘇菲亞‧柯波拉執導的《魅惑》(The Beguiled)在坎城影展得了一座最佳導演獎,是坎城影展歷史上第二位獲獎的女導演。之所以特別強調導演的女性身份,在於這部電影講的就是男性與女性權力的轉換,而女性導演在幾乎以男性為主導的電影界、電視界出頭不易,在電影裡與電影外的相對照,是有一些趣味存在。

這部電影主要是描述在南北戰爭時期,一位受傷的北方士兵約翰,被女子寄宿學校的一位女學生救回學校,在眾女人的圍繞與照顧之下逐漸恢復健康,但是對恢復健康的約翰而言,恢復健康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在戰爭時期,男人與女人都是過著悲慘的生活,經濟與物資上的缺乏、生命財產隨時失去的可能,而女性在那樣的戰爭時期又必須擔心自身節操。這種對於自身節操的危機感在這部電影是一直存在著,就像整部電影不時成為襯底音樂的砲彈聲響。電影的一開始,約翰的出現造成女人、女孩們的恐慌,即使約翰因傷而昏迷,恐慌還是一直在。女人、女孩對敵對政營士兵的恐懼,他們談論著戰時所聽到的敵人行徑,自己沒有遭遇,光聽說在配上想像,恐懼就變成了無限大。與身處同一陣線的南方軍隊呢?身為校長以及女孩們的主要照顧者的瑪莎,在南方軍人來訪時,不願意冒著可能引誘軍隊男人的風險,因而命令所有的女孩回到房間。

瑪莎何德何能能夠照顧,甚至保護所有的女孩呢?包含女孩們的人身安全與節操。瑪莎靠的是一把左輪走槍。這把手槍是權力的象徵,這樣的權利還包含著她可以決定誰可以留在這寄宿學校當中,誰該離開,還有什麼時候離開。當約翰的身體逐漸恢復健康,他想留下來,因為留在寄宿學校當中比回到戰場好,因此他努力說服瑪莎自己的重要性,他說自己可以成為保護這間寄宿學校裡的所有人。瑪莎的理性是否真的理性,還是以理性來包裝自己的情緒化?


「節操的重要性」在這部電影裡是一個重要的命題與章節,「女性的性慾與忌妒心」也是重要的命題。約翰在電影剛開始,被救到寄宿學校的時候,昏迷在床上,瑪莎為他治療腿傷,之後為他清潔身體,卻也啟動的瑪莎的性慾。約翰逐漸的恢復健康,每位女人、女孩被他吸引,都希望能夠跟他說說話,約翰似乎也能體會不同女人、女孩的不同需要,說出不同的話。一場邀約翰共進晚餐的戲,成為了爭取約翰目光的主戰場,每個人都費盡心思打扮,只為獲得關愛的機會。


這部電影講的還有權力。想要掌握權力,在男人的手上可能是左輪手槍,因為大家都怕死,但是這部電影的女人、女孩們可以是青春美貌,可以是知識,可以是廚藝,甚至可以是盡棄前嫌的團結一心。這部電影最好看不是柯林‧法洛,雖然我們可以看得出來他想要好好的演,好看的是不同年齡與不同性格的女人戲。最亮眼的女演員不是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或者是克絲汀‧鄧斯特 (Kirsten Dunst),是只有19歲的艾兒‧芬妮(Elle Fanning)。她的好在於她青春,但世故,與其他更資深的演員對戲不怯場,亮眼又奪目,期待她的發展,尤其在近年來對年輕女演員鼓勵不遺餘力的好萊塢。
......
魅惑
The Beguiled
2017│美國出品│英語、法語發音│Color│93mins

導演:
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


演員:
克絲汀‧鄧斯特 (Kirsten Dunst)
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
艾兒‧芬妮(Elle Fanning)
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
安格利‧萊斯(Angourie Rice)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青梅竹馬/ Taipei Story




楊德昌執導的電影《青梅竹馬》據說在1985年只上映四天,隨即下檔。2017年,在台北的電影院的大銀幕看這部電影,或許不難發現這部電影為什麼在當時不受觀眾歡迎,吸引不到觀眾。不是因為不好看,相反的,這部電影好看得不得了,不受當時的觀眾歡迎只能夠說他(導演)與它(電影本身)走得太前面,他拍電影像手術刀般的切開男女關係、家庭關係,乃至於國際社會的血肉,看似冰冷,實際上卻是溫暖的。就現在的眼光看來,電影依舊好,而電影當中所提及的問題依舊存在在這個社會當中,這個社會除了科技進步了之外,本質是沒有變的,問題還是這些。

《青梅竹馬》講的並不是阿隆與阿貞從小到大,相知相惜的故事,是長大之後,兩個人所需要面對的社會與經濟等各個面向的改變。過去以農業為主的社會,以男性為尊,台灣經濟號稱開始起飛之後,社會型態轉型,男性與女性的角色開始改變,男性與女性都在重新的理解與適應。

電影中,阿貞的爸爸是生意人,個性古板,做生意也不見得多老實,在他的觀念裡,東西沒有偷工減料怎麼賺得到錢,當他生意失敗,開口求援的對象不是枕邊人,也不是女兒,是他從小看到大,早就視之為女婿的阿隆。阿貞的媽媽話少,阿貞回家暫住,對媽媽表示憂心,覺得阿隆與爸爸越來越像,沒有說出口的是她其實沒有這麼喜歡這樣的阿隆;阿貞的爸爸周轉不靈,只顧著流淚,被阿貞逼問才說缺錢,阿貞領出存款,要媽媽帶回去,還特別交代別讓爸爸知道,表面上看來是賭氣,另一方面是顧及爸爸身為一家之主的顏面。

阿貞的父親與阿隆之所以相像,就阿貞所說的越來越像,是一種華人社會父權樣貌的展現。一家之主所說的話宛如聖旨,其他人不得不聽,當男人遇到困難的時候,怎可以輕言喊苦?怎麼可以讓家中的其他人擔心?怎可以有無法解決的困難?因此男人苦往肚子裡吞,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解決任何的事情,所以發生問題與狀況的時候,求援的對象絕對不是自己的太太,更不會是自己的女兒。阿隆也是如此,他被形同岳父的長輩要求幫忙,從不拒絕,最接近拒絕那一次不是拒絕,他說問朋友看看,給了阿貞的爸爸希望,阿貞的爸爸存在著希望,是阿隆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阿隆沒有跟阿貞提過這些事情是因為阿隆明白阿貞一定持反面的態度,為了自己耳根子清靜,為自己避免到麻煩,不吐露實情是最好的政策。

在感情上也一樣,阿隆與阿貞的同學阿娟過去是舊情人,阿娟後來嫁給了日本人,阿隆才與阿貞在一起,感情誰先誰後,有沒有人移情別戀,電影裡沒有講,如同阿隆在電影中對阿貞說的:「過去的事情就算了!」阿貞是否真的這麼想?她猜忌阿隆是否在東京與阿娟見面,問阿隆,阿隆怕麻煩,只好說沒有。對阿貞而言,阿隆是不值得信任的,或許阿貞覺得自己比不上阿娟,外型與家世都是矮人家一節,明顯的自信心缺乏。

自信心缺乏同樣的也展現在阿貞的工作上,她因為公司被變賣,離開了過去的女主管梅小姐,嘴巴上說可以休息,心裡卻慌得很,從她不停的打電話給梅小姐,就可以得知,她也不願意對替梅小姐接聽電話的人透露任何事情,只好說:「沒有什麼事情。」這種不安全感,對她而言似乎只有到美國才能夠紓解。對阿貞而言,美國是首選,離開家,那裏多的是高科技,工作機會多,而日本不是她的選擇,因為阿隆的舊情人在日本。

這部電影的精髓在這部電影即將完結的時候,完整展現,是阿隆與阿貞情感上的十字路口,也充滿了政治的隱喻。阿隆隨阿貞回到阿貞的公寓,阿隆打開了燈,阿貞把燈關掉,阿隆又開了燈,阿貞又把燈關掉。在黑暗中,阿貞慢慢移向阿隆,這場對話都在黑暗中進行。

「阿隆,我們結婚好不好?」
「結婚也不是萬靈丹,你是知道的。」
「那我們是不是一定要去了美國才能結婚?」
「不要想美國了,去美國也不是萬靈丹。」
「那你姐夫呢?」
「我自己沒有實力,我姐夫是吃定我了。」
「你怎麼沒有跟我說過這些?」
「你怎麼會不了解我呢?」

原來在黑暗中,才能夠使人與人更接近,才能夠讓人更願意敞開內心說一些平常不會說的話。阿隆與阿貞從小一起長大,確實是青梅竹馬,但是真的了解彼此嗎?時代改變了,過去可以兩肋插刀的時代已經不在了,最重義氣的人反倒被傷的最重。這些話,能對最愛的人說嗎?只是讓最愛的人徒增擔心與傷心而已。阿貞又真的願意將自己所經歷的全部告訴阿隆嗎?

這幾句在黑暗中的對話,對我而言也很政治。很多時候,只有自己幫自己,就是現在現實的國際現勢,30年前是這樣,30年後何嘗不是如此?

最後一定要提一下,時光流轉,楊德昌的鏡頭盯著幾棟美麗的建築物,應該是日據時代所留下來的。鏡頭裡的建築物在黑夜中,只有街頭車輛經過時才有一點光亮,象徵的舊時代已經過去,已經少有人關注了。台北這個城市在這部電影裡好美,新舊分呈,時間之河的痕跡在這部電影裡清晰可見,是另外一個收穫。
 ......

青梅竹馬
Taipei Story
1985│台灣出品│國語、台語、日語發音│Color│121mins

導演:
楊德昌(Edward Yang)


演員:
蔡琴
侯孝賢
柯一正
柯素雲
吳念真
林秀玲
孫鵬
張世
吳炳南
梅芳
賴德南 
陳淑芳
呂德明
楊書堯
楊麗音
丁乃竺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那些人們/ Those People




美國同志電影《那些人們》(Those People)是喬伊‧庫恩(Joey Kuhn)執導的第一部電影。這齣電影所描述的幾個人,過去是同學,在學校朝夕相處15年,許多重要的時光也一起共度,這樣子的友情在富家公子哥塞巴斯蒂安的父親面臨金融醜聞的時候,產生了結構性的變化。

 在這個社會上是充滿階級的。雖然這樣的階級制度沒有被白紙黑字的寫下,或者是被明確的用嘴巴說出來,還是存在著的。我們總是有一個內建的機制,在心裡衡量什麼樣的人適合做我們的朋友,適合什麼樣的往來,又或者願意付出什麼樣的東西來換取自己所沒有的,無私是不存在的。

 這部電影的一開始,塞巴斯蒂安與查理在學校的交誼廳跟著歌劇的音樂聲,玩著快嘴跟上歌詞的遊戲,查理總是輸,還被塞巴斯蒂安說吐巢,說查理已經輸了十五年,為什麼還要繼續嘗試。同樣的,查理愛著塞巴斯蒂安也十五年了,維持著「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情究竟又是為什麼呢?塞巴斯蒂安的父親面臨金融醜聞風暴,塞巴斯蒂安、查理,還有其他的友人在街上遇到了記者與憤怒的群眾推擠,群眾之中或許還有受害者,這些人還非自願被拍下照片。那張照片被登上了報紙,讓同為死黨的一位女孩失去工作錄取的機會,這女孩氣憤,轉身離開,不願意再與這些人糾纏。

 這部電影以月分作為章節,九月風暴爆發,影響得不只是塞巴斯蒂安的家庭、經濟,也間接的影響到塞巴斯蒂安為中心的人們。查理是塞巴斯蒂安唯一的依靠,是他在這個風暴唯一的避風港,時間進入了十月之後,另外一個人走進了查理的生命之中。鋼琴家提姆是黎巴嫩人,與身為尤太人查理相戀,這大概只有在紐約這樣國際性的大城市才有可能發生。此時,陷入熱戀的查理,卻讓塞巴斯蒂安頓失依靠,同時查理內心真的只有提姆一個人而已嗎?

有兩場充滿情慾、忌妒,又同時混雜愛恨癡迷的戲,非常精彩。我認為這兩場戲救了這部電影。一場戲是塞巴斯蒂安在酒吧與另一位年輕男人調情,查理看在眼裡,痛在心裡,接著查理主動親吻了塞巴斯蒂安,塞巴斯蒂安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反倒排斥起查理;在返塞巴斯蒂安家的計程車上,塞巴斯蒂安與被釣魚釣到的年輕男人親嘴親得難分難捨,查理只好看著車窗外的街景。一對情慾流動,另一人只能撇頭不看,心裡卻甚麼都看見了。下一場戲,查理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知道塞巴斯蒂安的房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自己不阻止似乎也不行,怒氣沖沖起身到塞巴斯蒂安的房間裡;查理要塞巴斯蒂安停下手邊的動作,要塞巴斯蒂安注意他,並且告訴塞巴斯蒂安自己將要離開了,塞巴斯蒂安捨不得追上,那年輕男人邀請查理加入;查理被年輕男人牽引上了床,查理被年輕男人與塞巴斯蒂安夾在中間,還與塞巴斯蒂安熱吻,看來似乎即將展開一場腥風血雨的情慾床戲,可是塞巴斯蒂安退卻,離開房間,年輕男子想盡興,查理要他到此為止。

 查理迷戀塞巴斯蒂安是電影的一開始,所有的觀眾都明瞭的。一開始,塞巴斯蒂安對查理的感情是依賴,不見得是愛情,或許只是友情的延伸;自己所愛的東西被搶走、被侵占,塞巴斯蒂安產生危機感,尤其在父親捲入醜聞之後。忌妒是塞巴斯蒂安失控的原因,但是又害怕在占有之後,不久的未來連同十五年的友情都會灰飛煙滅。想要,不敢要,想得到又怕失去,是這個角色複雜又矛盾的地方。相較於塞巴斯蒂安的複雜,查理因為單純又誠實,不願意欺騙正在交往的人,反倒是這部電影當中受苦受最多。

 飾演查理的喬納森‧戈登(Jonathan Gordon)有一個可愛的小狗臉龐,演技也算清新。飾演賽巴斯蒂安的傑森‧拉爾夫(Jason Ralph)在角色不是很討喜的情況之下,有將這個角色心理層面的複雜程度表現出來。但是整部電影最性感的還是飾演鋼琴家的哈茲‧斯雷曼(Haaz Sleiman)。我記得他在美國影集《護士當家》(Nurse Jackie》飾演一位同性戀男護士,也是性感到爆表。我想除了上述了兩場床戲,選角的成功,尤其是男演員,或許是我還算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吧!

......

那些人們
Those People
2015│美國出品│英語發音│Color│89mins


導演:
喬伊‧庫恩(Joey Kuhn)


演員:
喬納森‧戈登(Jonathan Gordon)
傑森‧拉爾夫(Jason Ralph)
哈茲‧斯雷曼(Haaz Slei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