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悟空傳/ Wukong





《悟空傳》不是改編自中國的四大奇書《西遊記》,是改編自中國作家今何在的同名網路小說。這部電影不講孫悟空與師兄弟們陪著唐僧到天竺取經,講的是夠早之前,孫悟空從頑石變成神仙,在仙界神仙學院認識了阿紫,接著反叛,對抗命運的故事。電影剛開始是一個契子,這個契子以動畫呈現,描述女媧補天之後的石頭變成了一個巨人,巨人不服天命,便起身反抗,與天梳對戰戰敗,碎裂的石頭散落人間成了花果山,巨人石心則變成了猴子,在猴子的心中含著怨氣,期待著有報仇雪恨的一天。


《西遊記》表面上是一個神話故事,實際上推崇的是「順從」的觀念。故事當中的角色可以反叛,但是反叛是可以被控制的,像是五指山、金箍咒這類的東西,就是被用來控制不受控制的東西,然後為己所用,已完成所謂的大愛。《悟空傳》從原著小說開始,到電影的成品一再強調反叛,從契子裡的巨人開始,到偷吃仙桃的猴子,到因為住在一個被詛咒地方的人世間老百姓們都是。這些神仙、妖,還有人反叛的是既定的命運。


即使在天界,也沒有所謂的平等這種事情。有些神仙有良好的血統,自然比從人間苦苦修煉而成為神仙的人高等。電影中,王母娘娘賜蟠桃也不是每位神仙都有,只有高等的神仙才有;悟空惡作劇吃了一位神仙的蟠桃,這位神仙把怒氣出在端盤桃的仙女身上,悟空、阿紫陸續出手相救,在成為二郎神之前的楊戩也被捲入這場混戰當中。


悟空、阿紫、天篷、楊戩、捲簾落下凡間,眼見人世間的花果山寸草不生,村民困苦難耐,產生惻隱之心,決定補捉妖雲。這妖雲可怕之處在於可以摧毀任何東西,還能吸收水氣使大地寸草不生,甚至像怪物一樣伸出爪子將人拉入雲中。神仙們與人攜手合作,就是要將妖雲抓住。這幾場戲確實頗為動人,眾仙眾人合作,只有同一個目標。可是這些人真的能夠撼動命運嗎?


捲簾這個角色在其他擁有神力的角色當中特別的顯眼,因為這個角色是一位過去在人世間苦苦修煉而成仙的,不論神力武功都是這些主要角色當中最弱的。但是捲簾勤能補拙,不好高騖遠,只是腳踏實地的完成夢想。悟空有自己的想法,拜託捲簾將他的想法落實,製作一個越大越好攻擊妖雲的工具;楊戩聰明、冷靜且自持,也拜託捲簾將他的想法落實,製作一個越敏捷越好的工具。


這部電影確實讓人驚艷中國與香港電影視覺與特效的發展,但是或許是因為特效太過於搶眼,讓人不覺得是在看一部中國電影,反倒是像是在看好萊塢的特效電影,如果悟空突然講起英文,大概也不會有人覺得驚訝。如果你是一位愛看爽片的人,這部電影確實可以讓你很爽,武打扎實,也有帥哥可以看,甚至身歷其境,像是置身虛擬電動世界的感覺,大概也能夠忽略部分感情戲與角色獨白的突兀了。

......

悟空傳
Wukong
2017│中國、香港出品│普通話發音│Color│123mins

導演:
郭子健(Chi-kin Kwok)

演員:
彭于晏(Eddie Peng)
倪妮(Ni Ni)
歐豪(Hao Ou)
余文樂(Shawn Yue)
鄭爽(Shuang Zheng)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電影筆記:魅惑/ The Beguiled



這部電影事改編自本片是改編自托馬斯‧P‧庫里南的英文同名小說《The Beguiled》。但是這並不是這本小說第一次被改編成電影,這本小說第一次被改編成電影是在1971年,當初的男主角是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這部片子的中文片是叫做《牡丹花下》。蘇菲亞所拍攝的新版,男主角是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中文的片名變成了《魅惑》。《魅惑》這樣的片名沒有不好,但是《牡丹花下》會讓人聯想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句中國古話,更有想像空間。

蘇菲亞‧柯波拉執導的《魅惑》(The Beguiled)在坎城影展得了一座最佳導演獎,是坎城影展歷史上第二位獲獎的女導演。之所以特別強調導演的女性身份,在於這部電影講的就是男性與女性權力的轉換,而女性導演在幾乎以男性為主導的電影界、電視界出頭不易,在電影裡與電影外的相對照,是有一些趣味存在。

這部電影主要是描述在南北戰爭時期,一位受傷的北方士兵約翰,被女子寄宿學校的一位女學生救回學校,在眾女人的圍繞與照顧之下逐漸恢復健康,但是對恢復健康的約翰而言,恢復健康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在戰爭時期,男人與女人都是過著悲慘的生活,經濟與物資上的缺乏、生命財產隨時失去的可能,而女性在那樣的戰爭時期又必須擔心自身節操。這種對於自身節操的危機感在這部電影是一直存在著,就像整部電影不時成為襯底音樂的砲彈聲響。電影的一開始,約翰的出現造成女人、女孩們的恐慌,即使約翰因傷而昏迷,恐慌還是一直在。女人、女孩對敵對政營士兵的恐懼,他們談論著戰時所聽到的敵人行徑,自己沒有遭遇,光聽說在配上想像,恐懼就變成了無限大。與身處同一陣線的南方軍隊呢?身為校長以及女孩們的主要照顧者的瑪莎,在南方軍人來訪時,不願意冒著可能引誘軍隊男人的風險,因而命令所有的女孩回到房間。

瑪莎何德何能能夠照顧,甚至保護所有的女孩呢?包含女孩們的人身安全與節操。瑪莎靠的是一把左輪走槍。這把手槍是權力的象徵,這樣的權利還包含著她可以決定誰可以留在這寄宿學校當中,誰該離開,還有什麼時候離開。當約翰的身體逐漸恢復健康,他想留下來,因為留在寄宿學校當中比回到戰場好,因此他努力說服瑪莎自己的重要性,他說自己可以成為保護這間寄宿學校裡的所有人。瑪莎的理性是否真的理性,還是以理性來包裝自己的情緒化?


「節操的重要性」在這部電影裡是一個重要的命題與章節,「女性的性慾與忌妒心」也是重要的命題。約翰在電影剛開始,被救到寄宿學校的時候,昏迷在床上,瑪莎為他治療腿傷,之後為他清潔身體,卻也啟動的瑪莎的性慾。約翰逐漸的恢復健康,每位女人、女孩被他吸引,都希望能夠跟他說說話,約翰似乎也能體會不同女人、女孩的不同需要,說出不同的話。一場邀約翰共進晚餐的戲,成為了爭取約翰目光的主戰場,每個人都費盡心思打扮,只為獲得關愛的機會。


這部電影講的還有權力。想要掌握權力,在男人的手上可能是左輪手槍,因為大家都怕死,但是這部電影的女人、女孩們可以是青春美貌,可以是知識,可以是廚藝,甚至可以是盡棄前嫌的團結一心。這部電影最好看不是柯林‧法洛,雖然我們可以看得出來他想要好好的演,好看的是不同年齡與不同性格的女人戲。最亮眼的女演員不是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或者是克絲汀‧鄧斯特 (Kirsten Dunst),是只有19歲的艾兒‧芬妮(Elle Fanning)。她的好在於她青春,但世故,與其他更資深的演員對戲不怯場,亮眼又奪目,期待她的發展,尤其在近年來對年輕女演員鼓勵不遺餘力的好萊塢。
......
魅惑
The Beguiled
2017│美國出品│英語、法語發音│Color│93mins

導演:
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


演員:
克絲汀‧鄧斯特 (Kirsten Dunst)
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
艾兒‧芬妮(Elle Fanning)
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
安格利‧萊斯(Angourie Rice)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青梅竹馬/ Taipei Story




楊德昌執導的電影《青梅竹馬》據說在1985年只上映四天,隨即下檔。2017年,在台北的電影院的大銀幕看這部電影,或許不難發現這部電影為什麼在當時不受觀眾歡迎,吸引不到觀眾。不是因為不好看,相反的,這部電影好看得不得了,不受當時的觀眾歡迎只能夠說他(導演)與它(電影本身)走得太前面,他拍電影像手術刀般的切開男女關係、家庭關係,乃至於國際社會的血肉,看似冰冷,實際上卻是溫暖的。就現在的眼光看來,電影依舊好,而電影當中所提及的問題依舊存在在這個社會當中,這個社會除了科技進步了之外,本質是沒有變的,問題還是這些。

《青梅竹馬》講的並不是阿隆與阿貞從小到大,相知相惜的故事,是長大之後,兩個人所需要面對的社會與經濟等各個面向的改變。過去以農業為主的社會,以男性為尊,台灣經濟號稱開始起飛之後,社會型態轉型,男性與女性的角色開始改變,男性與女性都在重新的理解與適應。

電影中,阿貞的爸爸是生意人,個性古板,做生意也不見得多老實,在他的觀念裡,東西沒有偷工減料怎麼賺得到錢,當他生意失敗,開口求援的對象不是枕邊人,也不是女兒,是他從小看到大,早就視之為女婿的阿隆。阿貞的媽媽話少,阿貞回家暫住,對媽媽表示憂心,覺得阿隆與爸爸越來越像,沒有說出口的是她其實沒有這麼喜歡這樣的阿隆;阿貞的爸爸周轉不靈,只顧著流淚,被阿貞逼問才說缺錢,阿貞領出存款,要媽媽帶回去,還特別交代別讓爸爸知道,表面上看來是賭氣,另一方面是顧及爸爸身為一家之主的顏面。

阿貞的父親與阿隆之所以相像,就阿貞所說的越來越像,是一種華人社會父權樣貌的展現。一家之主所說的話宛如聖旨,其他人不得不聽,當男人遇到困難的時候,怎可以輕言喊苦?怎麼可以讓家中的其他人擔心?怎可以有無法解決的困難?因此男人苦往肚子裡吞,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解決任何的事情,所以發生問題與狀況的時候,求援的對象絕對不是自己的太太,更不會是自己的女兒。阿隆也是如此,他被形同岳父的長輩要求幫忙,從不拒絕,最接近拒絕那一次不是拒絕,他說問朋友看看,給了阿貞的爸爸希望,阿貞的爸爸存在著希望,是阿隆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阿隆沒有跟阿貞提過這些事情是因為阿隆明白阿貞一定持反面的態度,為了自己耳根子清靜,為自己避免到麻煩,不吐露實情是最好的政策。

在感情上也一樣,阿隆與阿貞的同學阿娟過去是舊情人,阿娟後來嫁給了日本人,阿隆才與阿貞在一起,感情誰先誰後,有沒有人移情別戀,電影裡沒有講,如同阿隆在電影中對阿貞說的:「過去的事情就算了!」阿貞是否真的這麼想?她猜忌阿隆是否在東京與阿娟見面,問阿隆,阿隆怕麻煩,只好說沒有。對阿貞而言,阿隆是不值得信任的,或許阿貞覺得自己比不上阿娟,外型與家世都是矮人家一節,明顯的自信心缺乏。

自信心缺乏同樣的也展現在阿貞的工作上,她因為公司被變賣,離開了過去的女主管梅小姐,嘴巴上說可以休息,心裡卻慌得很,從她不停的打電話給梅小姐,就可以得知,她也不願意對替梅小姐接聽電話的人透露任何事情,只好說:「沒有什麼事情。」這種不安全感,對她而言似乎只有到美國才能夠紓解。對阿貞而言,美國是首選,離開家,那裏多的是高科技,工作機會多,而日本不是她的選擇,因為阿隆的舊情人在日本。

這部電影的精髓在這部電影即將完結的時候,完整展現,是阿隆與阿貞情感上的十字路口,也充滿了政治的隱喻。阿隆隨阿貞回到阿貞的公寓,阿隆打開了燈,阿貞把燈關掉,阿隆又開了燈,阿貞又把燈關掉。在黑暗中,阿貞慢慢移向阿隆,這場對話都在黑暗中進行。

「阿隆,我們結婚好不好?」
「結婚也不是萬靈丹,你是知道的。」
「那我們是不是一定要去了美國才能結婚?」
「不要想美國了,去美國也不是萬靈丹。」
「那你姐夫呢?」
「我自己沒有實力,我姐夫是吃定我了。」
「你怎麼沒有跟我說過這些?」
「你怎麼會不了解我呢?」

原來在黑暗中,才能夠使人與人更接近,才能夠讓人更願意敞開內心說一些平常不會說的話。阿隆與阿貞從小一起長大,確實是青梅竹馬,但是真的了解彼此嗎?時代改變了,過去可以兩肋插刀的時代已經不在了,最重義氣的人反倒被傷的最重。這些話,能對最愛的人說嗎?只是讓最愛的人徒增擔心與傷心而已。阿貞又真的願意將自己所經歷的全部告訴阿隆嗎?

這幾句在黑暗中的對話,對我而言也很政治。很多時候,只有自己幫自己,就是現在現實的國際現勢,30年前是這樣,30年後何嘗不是如此?

最後一定要提一下,時光流轉,楊德昌的鏡頭盯著幾棟美麗的建築物,應該是日據時代所留下來的。鏡頭裡的建築物在黑夜中,只有街頭車輛經過時才有一點光亮,象徵的舊時代已經過去,已經少有人關注了。台北這個城市在這部電影裡好美,新舊分呈,時間之河的痕跡在這部電影裡清晰可見,是另外一個收穫。
 ......

青梅竹馬
Taipei Story
1985│台灣出品│國語、台語、日語發音│Color│121mins

導演:
楊德昌(Edward Yang)


演員:
蔡琴
侯孝賢
柯一正
柯素雲
吳念真
林秀玲
孫鵬
張世
吳炳南
梅芳
賴德南 
陳淑芳
呂德明
楊書堯
楊麗音
丁乃竺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那些人們/ Those People




美國同志電影《那些人們》(Those People)是喬伊‧庫恩(Joey Kuhn)執導的第一部電影。這齣電影所描述的幾個人,過去是同學,在學校朝夕相處15年,許多重要的時光也一起共度,這樣子的友情在富家公子哥塞巴斯蒂安的父親面臨金融醜聞的時候,產生了結構性的變化。

 在這個社會上是充滿階級的。雖然這樣的階級制度沒有被白紙黑字的寫下,或者是被明確的用嘴巴說出來,還是存在著的。我們總是有一個內建的機制,在心裡衡量什麼樣的人適合做我們的朋友,適合什麼樣的往來,又或者願意付出什麼樣的東西來換取自己所沒有的,無私是不存在的。

 這部電影的一開始,塞巴斯蒂安與查理在學校的交誼廳跟著歌劇的音樂聲,玩著快嘴跟上歌詞的遊戲,查理總是輸,還被塞巴斯蒂安說吐巢,說查理已經輸了十五年,為什麼還要繼續嘗試。同樣的,查理愛著塞巴斯蒂安也十五年了,維持著「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情究竟又是為什麼呢?塞巴斯蒂安的父親面臨金融醜聞風暴,塞巴斯蒂安、查理,還有其他的友人在街上遇到了記者與憤怒的群眾推擠,群眾之中或許還有受害者,這些人還非自願被拍下照片。那張照片被登上了報紙,讓同為死黨的一位女孩失去工作錄取的機會,這女孩氣憤,轉身離開,不願意再與這些人糾纏。

 這部電影以月分作為章節,九月風暴爆發,影響得不只是塞巴斯蒂安的家庭、經濟,也間接的影響到塞巴斯蒂安為中心的人們。查理是塞巴斯蒂安唯一的依靠,是他在這個風暴唯一的避風港,時間進入了十月之後,另外一個人走進了查理的生命之中。鋼琴家提姆是黎巴嫩人,與身為尤太人查理相戀,這大概只有在紐約這樣國際性的大城市才有可能發生。此時,陷入熱戀的查理,卻讓塞巴斯蒂安頓失依靠,同時查理內心真的只有提姆一個人而已嗎?

有兩場充滿情慾、忌妒,又同時混雜愛恨癡迷的戲,非常精彩。我認為這兩場戲救了這部電影。一場戲是塞巴斯蒂安在酒吧與另一位年輕男人調情,查理看在眼裡,痛在心裡,接著查理主動親吻了塞巴斯蒂安,塞巴斯蒂安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反倒排斥起查理;在返塞巴斯蒂安家的計程車上,塞巴斯蒂安與被釣魚釣到的年輕男人親嘴親得難分難捨,查理只好看著車窗外的街景。一對情慾流動,另一人只能撇頭不看,心裡卻甚麼都看見了。下一場戲,查理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知道塞巴斯蒂安的房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自己不阻止似乎也不行,怒氣沖沖起身到塞巴斯蒂安的房間裡;查理要塞巴斯蒂安停下手邊的動作,要塞巴斯蒂安注意他,並且告訴塞巴斯蒂安自己將要離開了,塞巴斯蒂安捨不得追上,那年輕男人邀請查理加入;查理被年輕男人牽引上了床,查理被年輕男人與塞巴斯蒂安夾在中間,還與塞巴斯蒂安熱吻,看來似乎即將展開一場腥風血雨的情慾床戲,可是塞巴斯蒂安退卻,離開房間,年輕男子想盡興,查理要他到此為止。

 查理迷戀塞巴斯蒂安是電影的一開始,所有的觀眾都明瞭的。一開始,塞巴斯蒂安對查理的感情是依賴,不見得是愛情,或許只是友情的延伸;自己所愛的東西被搶走、被侵占,塞巴斯蒂安產生危機感,尤其在父親捲入醜聞之後。忌妒是塞巴斯蒂安失控的原因,但是又害怕在占有之後,不久的未來連同十五年的友情都會灰飛煙滅。想要,不敢要,想得到又怕失去,是這個角色複雜又矛盾的地方。相較於塞巴斯蒂安的複雜,查理因為單純又誠實,不願意欺騙正在交往的人,反倒是這部電影當中受苦受最多。

 飾演查理的喬納森‧戈登(Jonathan Gordon)有一個可愛的小狗臉龐,演技也算清新。飾演賽巴斯蒂安的傑森‧拉爾夫(Jason Ralph)在角色不是很討喜的情況之下,有將這個角色心理層面的複雜程度表現出來。但是整部電影最性感的還是飾演鋼琴家的哈茲‧斯雷曼(Haaz Sleiman)。我記得他在美國影集《護士當家》(Nurse Jackie》飾演一位同性戀男護士,也是性感到爆表。我想除了上述了兩場床戲,選角的成功,尤其是男演員,或許是我還算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吧!

......

那些人們
Those People
2015│美國出品│英語發音│Color│89mins


導演:
喬伊‧庫恩(Joey Kuhn)


演員:
喬納森‧戈登(Jonathan Gordon)
傑森‧拉爾夫(Jason Ralph)
哈茲‧斯雷曼(Haaz Sleiman)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電影筆記:佈局/ The Invisible Guest



西班牙電影《佈局》(The Invisible Guest)是一部懸疑推理電影,由奧瑞歐‧保羅(Oriol Paulo)自編自導。這部電影最精彩的是劇本,劇情峰迴路轉,故事隨著劇中人陳述,都有可信度,當劇中人的角色念頭一轉換,又有著截然不同的結局。這部電影有很多時候是對話,就在男主角的房間裡,與律師的對話像是在法院兩造各自發表所認定事實的;在這些對話進入到另一個開端,畫面隨即進入記憶裡的某一個片段,記憶中的真實告一個段落之後,鏡頭又轉回到回到男主角的房間裡繼續對話。這部電影的對話多,但是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無聊,導演在這部電影當中氣氛的營造也有所長,演員的表現稱職,成就了這一部值得觀眾二刷,觀眾們可以挖掘更多線索的電影。

電影的一開始,一位打扮貴氣幹練的女士走進豪宅,穿過大廳,坐上電梯,鏡頭一直跟著她,這幾個鏡頭不太一樣,相互剪接再一起。有的鏡頭直接拍攝這位女士的正面,有的鏡頭是以監視攝影機的角度拍攝,還有透過警衛的視野看向監視畫面的角度。這幾個鏡頭,像是保護,又是監視,又好像要觀眾從中觀察到什麼東西一樣,對照著電影中不只一次提到的「注意細節」,這個鏡頭更令人好奇。

這位女士是位律師,突如其來的出現在馬里奧‧卡薩斯(Mario Casas)飾演的男主角家中,男主角措手不及,要求先換衣服再交談。要求先換衣服的男主角,當然可以視之為禮貌,同時也是武裝。律師要求男主角說實話,暗示著不管有沒有做,都要說實話,說了實話,即使有罪,也有可能透過任何方式變成無罪的。男主角捲入了一場密室殺人的案件當中,橫死的是他婚姻關係之外的情人,男主角是唯一的嫌疑人。

律師的工作是藉由自己的法律知識協助沒有法律知識的嫌疑人,免除掉法律上的制裁。當我還年輕時,總是天真的以為事實勝於雄辯,然而年紀漸長,發現雄辯的功力是有高下之分的,雄辯能力越高的人,越能夠幫助嫌疑人擺脫嫌疑,免除掉法律的制裁。想要擁有這樣的服務,很簡單,有錢就可以了。

男主角馬里奧‧卡薩斯(Mario Casas)挑大梁,在記憶與推理當中的展現了不同的形象,表演上算是有廣度的;即使在整部電影沒有裸露上半身,也沒有背面全裸的戲碼,還是不時的讓自身的性感費洛蒙蔓延,西裝筆挺或是緊身高領毛衣,又或者是電影開場沒有多久露出胸毛的上衣領口都成功的建立他的性感形象,觀眾也一定能夠信服這個角色就是可以遊走在婚姻與情人之間,沒有阻礙。飾演貴氣幹練女律師的安娜‧瓦格納(Ana Wagener)就算是不講話,也能傳達出強大的能量,令人無法將眼光從她身上移開,是整部電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員。

這部電影的推理在我看來沒有什麼破綻,或許比我更聰明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在氣氛的營造上,這部電影確實有成功營造一種恐怖陰森的感覺,但是這部電影當中沒有鬼,因為人比鬼恐怖,非得要看到最後,才能夠知道一個事件與另一個事件的關係,才能夠知道真實與杜撰之間的差異,而事實是否真的取決的說法,就得看誰能夠讓誰先露出破綻。

......
佈局
Contratiempo
The Invisible Guest
2017│西班牙出品│西班牙語發音│Color│106mins

導演:
奧瑞歐‧保羅(Oriol Paulo)


演員:
馬里奧‧卡薩斯(Mario Casas)
安娜‧瓦格納(Ana Wagener)
喬伊‧科羅納多(Jose Coronado) 
巴巴拉‧蘭妮 (Barbara Lennie) 
法蘭西斯克‧奧雷拉(Francesc Orella)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29+1




《29+1》原本是香港舞台劇導演、編劇、演員彭秀慧所自編自導自演的舞台劇,在香港製作8次,公開演出了91場,每一次都滿座。一開始創作的意圖確實也是因為彭秀慧的年紀增長,從29歲,多了1歲,變成3字頭,已從年輕女性進階到輕熟女,接著時間只會越來越快,可預期的未來一旦到來,輕熟女很快會變成熟女,這不是這個年齡所有女性的噩夢嗎?後來,《29+1》有機會成為電影,彭秀慧順理成章成為導演,成為她導演的第一部電影長片。在舞台劇版本中,林若君與黃天樂兩個角色都是由彭秀慧一人扮演,分飾兩角。在這部電影裡,這兩個角色分別由周秀娜與鄭欣宜飾演。

年齡雖然只是個數字,但是人們對這個會逐步增加的數字總是會敏感、會在意。年齡持續的增長,人們某些階段、某些時間、某些狀態之下,便會回頭檢視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一事無成,還是功德圓滿、死而無憾。可是,人們總是貪心的,即使事業成功,或是家庭圓滿,或是有車有房,真的就會因此滿足嗎?我覺得很難。老天爺在某種程度上是公平的,一個人事業好,可是卻沒有時間去談戀愛;有的人事業普普,甚至可能被世俗社會視之為魯蛇,卻成就了一個美滿的家庭。但是人還是不滿足,還是想要更多,而自覺頓悟,想放手一直執著的東西,最終可能失去了與自己獨處的能力。《29+1》就是一部講這類故事的電影,「找尋自己」看似老套,也不是只有29歲,然後多加了一個1,邁入3字頭歲數的人才會遇到,是一生的課題。

電影的一開始,從林若君將發出聲響的鬧鐘按停開始,她展開了一天,開始洗臉,在鏡子前端詳自己的臉部皮膚狀況,然後在臉上抹上各種保養品,有抗老的,有除皺的,有美白的,然後在某一個時間,一個瞬間停頓,發現自己其實不想上班,可是時間繼續跑,這種不切實際的念頭還是拋一邊吧!這個開頭很棒,不是創舉,但吸引人,透過演員周秀娜宛如連珠炮的告訴大家在上班之前有多少事情是需要做的,一個又一個動作,一個又一個需要使用的東西,以節奏推進,一個接一個,然後切斷,又進入另外一個節奏。在這個開場即將結束之前,發生了一個意外,又讓她來不及上班了!有沒有很似曾相識,很寫實,每個人都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甚至可能每天。原本的舞台劇之所以受歡迎,就是因為貼近現代女性的生活吧!才能夠在改編成電影之後,依舊吸引人的目光,讓觀眾對角色產生認同。

金燕玲飾演林若君的老闆,老闆器重她,升她職,她與原先的同事只能漸行漸遠,因為不同位置,思考與在意的東西與過去不一樣了,同事開始躲著她,她也開始看同事不順眼。因為年紀的關係,父母親的健康狀況也影響她的生活,男朋友與她在事業上各自登山各自努力,彼此聚少離多,關係早就出了問題。生活中一切不如意,如同連接在一起的炸彈,一個又一個緊接著
引爆。林若君消失的青春,林若君父親消失的記憶,還有林若君與父親,林若君與男友所共享的生活片段與美好的一刻,就像過去喜歡的歌手與歌曲,有的老去,有的死去,只剩下記憶中吉光片羽。

鄭欣宜所飾演的黃天樂是位文青,喜歡舊的東西,也收藏舊的東西,她在唱片行工作十年,決心離開自己習慣的地方,踏上欣賞世界的旅程。林若君因為房東將房子賣出,輾轉住到黃天樂的房間裡,兩位29+1歲女孩的世界自此交織再一起。

金燕玲在這部電影裡告訴林若君,很多事情是自己選擇的,你選擇了什麼成就了什麼樣的你。這觀點不只是29+1的林若君試用,也適用於黃天樂,也適用於觀賞電影的每一個人。這部電影的坦率,還有善用舞台元素的流動感,都讓人覺得這部電影與其他同樣探討初老女子生活、工作與愛情的電影相較之下的與眾不同。周秀娜在這部電影中,展現了與過往形象、表演大不相同的演技,是她到目前為止,最好的表演。彭秀慧在拍攝這部電影之前,是周秀娜與鄭欣宜的表演老師,她們兩位有這樣的表演,應該歸功於彭秀慧,當然還有她們兩位的努力。

......
29+1
2017│香港出品│粵語發音│Color│111mins

導演:
彭秀慧(Kearen Pang)

演員:
周秀娜(Chrissie Chau) 
鄭欣宜(Joyce Cheng)
蔡瀚億(Babyjohn Choi)
楊尚斌
金燕玲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電影筆記:遇見黑天鵝王子/ Reset




《遇見黑天鵝王子》(Reset)是一部跟芭蕾舞有關的紀錄片。紀錄的是班傑明‧米爾派德(Benjamin Millepied)在巴黎歌劇院擔任藝術總監的前三個月。他要在三個月之內,編出一個新的舞碼,一個特別的芭蕾舞節目。

班傑明出生於法國波爾多,在美國擔任舞者長達二十年,晉升為紐約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他在芭蕾舞上出類拔萃是一定的,然而他真正的出名開始,也就是媒體願意將他放在重要顯眼的位置是在他2010年為電影《黑天鵝》擔任編舞之後的事情,他還在這部電影裡擔綱王子的角色,與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共舞;在電影之外,也與娜塔莉波曼相知、相戀、結婚、生小孩。他舞蹈技藝高超,反倒與知名女星相戀而聞名,確實諷刺,說他以妻為貴實在不公平。2015年他受邀到巴黎歌劇院擔任藝術總監,從舞者的遴選開始,接著選音樂家、指揮家,然後開始編舞。這部紀錄片紀錄的就是開始工作的他。

紀錄片的一開始,是班傑明在巴黎歌劇院全權做主的第一個新作即將開演之前,布幕上未拉起的舞台上,鏡頭掃向娜塔莉波曼。或許你會以為這部紀錄片會有一位女主角,而這位女主角是娜塔莉波曼,那你就錯了,娜塔莉波曼只出現在這個時候,與老公班傑明、友人說說笑笑如此而已,旁邊還有一座升降調燈梯呢!

接著拍攝班傑明的工作狀態。巴黎歌劇院的芭蕾舞團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芭蕾舞團之一,一直以來的傳統,舞者是有等級之分,從最高等級的明星舞者開始往下,如金字塔般展開,依序為首席舞者、獨舞舞者、領舞舞者跟群舞舞者。班傑明想要打破這種將舞者區分等級的做法。他過去是舞者,關心舞者的舞蹈時的安全,在意舞台的地板是否太硬,在意舞者排練時安全,但是就舞者之外的其他人而言,他們不見得在意。

在這部紀錄片裡,看不出來班傑明遇到甚麼反彈的聲浪,大概也沒有人站在鏡頭前面公然反對他,而這也只是他工作的開始而已。然而身為一位大型機構的藝術總監做的事情從來就不只是藝術而已,還有許多的行政工作,他將這些工作稱為官僚作業。他在巴黎歌劇院裡四處的穿梭,要討論的事情太多,連秘書都常常找不到人,得打電話到處問總監有沒有在你那裏,班傑明主要工作還有編舞,在排練室之外,還不時爬上巴黎歌劇院的屋頂放空、找靈感。

這部紀錄片聚焦在班傑明排練的過程,如何與舞者們工作。班傑明討厭官僚體制,也討厭將舞者分等級,還挑選皮膚較黑的混血舞者擔任主角,在在都挑戰著這個百年企業的企業文化。可想而知,他是做不久的。紀錄片的結尾,他所編舞的節目順利結束,然而他卻在沒有多久之後便離開現職。


這部紀錄片美不勝收。藝術的成就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編舞是如此,芭蕾舞者也是如此。這些藝術家們必須非常努力,還有非常高度的自律才能在台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這是這部紀錄片最令人感動的地方。
......

遇見黑天鵝王子
Relève: Histoire d'une création
Reset
2015│法國出品│法語、英語發音│Color│110mins

導演:
泰利‧狄馬士亞(Thierry Demaiziere)
艾班‧卻利(Alban Teurl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