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電影筆記:堅強之島/ Strong Island


《堅強之島》(Strong Island)講的是種族歧視,講的是一位年輕健壯的黑人男子在夜間在一個修車廠的後巷被人槍殺的經過,現場沒有攝影機,也無法以影像還原當時的真實情況;被害者的妹妹在多年之後拿起攝影機,想要了解當時的情況與事後調查的過程,因為被害者的妹妹無法理解為何這位白人殺人兇手非但沒有進監獄,也沒有進到法院審判,然後就被放走了。

這部紀錄片的一開始,導演楊斯‧福特(Yance Ford)將攝影機對著自己撥電話的樣子,電話的另一頭是當初偵辦這起案件的助理檢察官,但是這位女性的助理檢察官對於當年案件與大陪審團公聽會上決議無須進法院審判的審議過程三緘其口,導演無法得到更多的訊息,只能禮貌性的表示感謝,掛上電話。接著導演將鏡頭對準自己的媽媽芭芭拉‧鄧莫爾 (Barbara Dunmore),讓媽媽說著對自己孩子的思念與惋惜,試著拼湊出哥哥死亡的真相。

這部紀錄片紀錄著這一家人,尤其是受害者的母親對於兒女教育的重視,還有這一家人深厚的情感。但是事實上,一對黑人父母親即使受到了高等教育,在讓人見到的一瞬間,總是被評斷,評斷為低一等的人種。原本以為搬家是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生活,芭芭拉與丈夫因為賺錢供房、養育孩子必須花更多的時間工作,沒有時間陪伴孩子;另一方面以為到很好的社區,與其他黑人住在一起,成為種族隔離的另外一種形式。事實上黑人怕白人,白人也怕黑人。芭芭拉出席有大陪審團的公聽會,想要讓殺害她兒子的白人受到應有的制裁,大評審團中卻沒有一位黑人,當中有人看書、看雜誌,在芭芭拉的主觀意識上,芭芭拉認為這些人對她說的話一點都不敢興趣,芭芭拉甚至覺得大陪審團認為她只是想要把自己孩子的死怪罪在一個想要自我保護的白人男子身上。殺害她孩子的白人男子沒有意外的全身而退,她所期望的公平的審判變成奢求。

這部紀錄片強而有力,還有對亡故之人的緬懷,令人心痛的是導演楊斯‧福特挖掘的真相的努力與嘗試變成徒勞,即使自己真的挖掘到事情的真相,自己的哥哥也無法回來。這部紀錄片是強而有力,觀眾被導演的情緒撥弄,無論是芭芭拉的言談與逐步走向生命的盡頭,或者是導演自身在鏡頭前崩潰泣訴自責,資訊量夠了,情緒的累積也到頂了,觀眾的情緒完全沒有舒展空間,到最後觀眾的心也累了。紀錄片結束前的幾個鏡頭過於炫技,倒掛在車子內的攝影機光影是美,卻讓人分心,反倒去思考(猜測)導演的用意,是敗筆。

......

堅強之島
Strong Island
2017│美國出品│英語發音│Color│107mins

導演:
楊斯‧福特(Yance For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