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

電影筆記:健忘村/ The Village of No Return



陳玉勳導演的電影作品不算多,算來《健忘村》是他的第五部執導的電影長片。陳玉勳在1994年執導的電影《熱帶魚》,在我的心中占有相當程度的地位。《熱帶魚》是一部台灣電影,講的昰一個帶著黑色幽默的台灣本土故事。電影裡講到聯考,提到綁架,還有純樸的鄉間,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與觀看者站在一起,電影裡說的故事好像就是觀看者的故事一樣,試問1980年代以前的台灣學生誰沒有受過聯考與填鴨式教育的荼毒?當時,不願意或者是被認為能力不足,無法走讀書、升學考試這一條路的學生,是會被人看不起的,而在聯考的荼毒之下,當時作為學生的我們/他們,無論學業表現如何,誰沒有想要擺脫這樣的社會框架?也難怪這部電影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

我在看這部電影之前,我一直以為《健忘村》是短片《海馬洗頭》的延伸,一方面或許是因為《海馬洗頭》實在是太有趣了,另一方面這一長一短的兩部影像作品的主要命題都是「記憶」,而且都有「消除記憶」或「忘卻煩惱」這類的情結,所以也就很自然的連結在一起。李烈在《海馬洗頭》飾演一位美麗的女士,穿著體面的走到一個暗巷老舊公寓中名叫「海馬洗頭」的地方,透過洗頭師(柯一正飾演)巧手洗去腦子中不愉快的記憶,留下美好的。這部短片之所以叫做《海馬洗頭》是因為人類的腦子裡一個稱之為「海馬迴」的地方正是負責人類記憶的部份。看到了《健忘村》之後,發現這兩個片子完全沒有關係,看來我之前是低估了《健忘村》這部電影,也低估陳玉勳導演的企圖心了。

《健忘村》的背景設定在清末明初的一個貧窮的小村落,這個小村落據說是一個風水寶地,一位有錢人石剝皮想要占據這塊地做為墓地,希望因為祖墳風水讓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做皇帝,因此石剝皮打算派殺手一片雲以及他的團隊殺進村落,同時還安插村落裡的人當內奸;村落裡的人相信火車會經過自己的村子,帶來人潮,人潮來了村落裡的人就會有錢賺,大家就可以富有起來,大家滿心期待火車的到來,但是火車還沒有來,先來了一個自稱「天紅真人」的外來客,聲稱有一個可以使人忘記憂愁的寶器,可以解除村民的煩惱,村民會相信他嗎?

《健忘村》背景的設定相當令人玩味,時代設定在清末民初,國民革命成功,讓人感覺全新的時代開始了,可是人的腦袋卻還停留在過去封建的時代。國民革命,推翻滿清,為了是要建立一個以民為主的國家,石剝皮為了自己要當皇帝,卻打算先把村民趕走,如果村民不從,就讓殺手殺入村子。火車是西方科技與進步的象徵,但是絕大多數的村民,包含教書的老師都沒有看過,對火車的想像就像是瞎子摸大象,就像村民們知道現在沒有了皇帝,但是什麼是民國,一點概念也沒有,或許大概知道現在的局勢跟過去不同了,但是還是以過去的生活方式生活。

天紅真人的寶器叫做「忘憂」,可以讓人忘記憂愁,使用過的村民似乎都變得快樂了,因為憂愁沒有了,不過人也變得好控制了。一個象徵權力的東西或者是工具,可以讓人感受到喜樂,放在不對的人的手上就會有不好的結果。原本的村長要的是錢,希望大家可以出錢蓋火車站,有了火車站就可以賺更多的錢,可是村民不願意出錢,所以村長起了賊心,打算用寶器控制大家;天紅真人到這個風水寶地顯然也是有所圖,圖美嬌娘,也圖埋在地底下不知名的東西,要村民日以繼夜的挖,統一吃食,統一教育,沒有了家庭的概念,像是一個社會主義的人民公社。這個村落在這部電影裡就像是一個國家,什麼樣的人領導就會呈現什麼樣貌,未來會有好的結果或者是走向毀滅性的未來端看領導者的意念與能力。

王千源的口條極好,演技自然不做作,是這部電影的一個亮點。舒淇已經是影后級的人物了,演喜劇很自然,很真。其實,這一部電影裡的演員都好,表演的方式與流派或許不太一樣,但是導演的巧手將演員們,包含一旁陪襯的村民們都調整得整齊,有各自發揮的空間。
......

健忘村

The Village of No Return
2017│台灣出品│國語發音│Color│116mins
導演:
陳玉勳(Yu-Hsun Chen)
演員:
舒淇(Qi Shu)
張孝全(Hsiao-chuan Chang)
王千源(Qianyuan Wang)
曾志偉(Eric Tsang)
楊祐寧 (Yo-ning Yang)
林美秀(Mei-Hsiu Lin)
張少懷
顧寶明
陳竹升
柯宇綸
黃健瑋

許傑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