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電影筆記:醉‧生夢死/ Thanatos, Drunk



醉‧生夢死(Thanatos, Drunk)是今年(2015)台灣電影的兩塊瑰寶之一(另外一部是侯孝賢導演的《刺客聶隱娘》)。這部電影擁有強大的力量,無論是視覺上或者是聽覺上的呈現上都是如此,尤其是王心心以南管的演唱方式演唱著《將進酒》,帶給觀眾一股強大的能量,這能量狂暴又殘酷,最後卻有著宛如母親懷抱般的溫柔救贖。


 這部電影的好,已經無法用任何的詞彙的描述,唯有觀賞以及感受,享受它所帶來的力量,當真沒有任何適當的詞彙可以形容導演的多才,以及對社會邊緣的敏銳觀察。不過《醉‧生夢死》在藝術上的成功,除了歸功於導演張作驥對自身生命的反思,演員的優異表現成為了這部電影成功不可或缺的要素,絕對值得在這篇文章當中一一點名。

第一次演戲的李鴻其,他的表演宛如走在鋼索之上,呈現出一種危險而且令人驚呼的技藝。對比他在演出這一部電影之後,成為公眾人物接受訪談的表現,與劇中人的樣貌差距甚大,令人好奇他究竟是受到導演怎麼樣的指導(可能包含折磨),才能夠有如此亮眼的表現。另一方面,他在銀幕上具有強大的氣場,即使與多年歌仔戲經驗,近年來在電視劇、綜藝節目,還參與張作驥前作《當愛來的時候》的演員呂雪鳳對戲,毫不怯場,可謂近年來最具表演實力的新生代演員,絕對值得一座金馬獎。

鄭人碩飾演一位平日以取悅苦悶女性為業,內心卻渴望男體的牛郎。他對女性似乎很有一套,像是寄生在宿主身上的生物,無利可圖之時,便轉移目標尋找下一個宿主。鄭人碩堪稱台灣電影的最佳男配角,在這部電影當中,是一個難以忽視的存在。

呂雪鳳在這部電影當中只有四場戲,其中還有兩場戲沒有台詞。在電影的一開始,李鴻其所飾演的老鼠從河邊走向鏡頭,在鏡頭前流下眼淚;接著,老鼠與呂雪鳳所飾演的母親開始對話,母親對自己的生活充滿無奈,擔心自己孩子的生活中的一切,除了嘮叨,完全無能為力。呂雪鳳在這四場戲演技極其精湛,真情流露,完全能夠成為演技的範本。

這部電影既戀母,又怨母。黃尚禾在電影當中飾演一位從小功課很好,每個階段都考取學業上,乃至於全世界人眼中的第一志願,可是到國外留學卻是為了逃離母親的男同性戀者。尚禾的逃離不見得是背棄,是一種不捨,不捨母親的自怨自艾;母親的離世,卻又讓尚禾感到愧疚,後悔沒能在母親身邊相伴。鄭人碩飾演的角色也是,以自己的母親為理由激發其他女性的母性,進而騙取其他女性的金錢,他母親的後事還是最愛他的女人代為處理。


老鼠在發現母親的屍體之後,震驚傷心之餘,被屍臭還有爬滿母親身軀的蛆引起嘔吐。老鼠往河邊走去,看見自己母親的背影,母親把手上的酒到進河裡,死亡像是解脫,從迷茫茫的醉意中清醒。電影的最後,老鼠彷彿都沒有發生過出現在市場,與人碩打了招呼,人碩走進暗巷,曲曲折折的照著,最後開啟了一道在暗巷小門,走了出去,暗示了生命無論多麼曲折幽暗,盡頭仍有一道象徵希望的微光。


醉‧生夢死
Thanatos, Drunk
2014│台灣出品│台語、國語、英語發音│Color107mins

導演:
張作驥

演員
李鴻其
呂雪鳳
鄭人碩
黃尚禾
張寗
王靖婷
今子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