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8日 星期六

電影筆記:塔洛/ Tharlo



塔洛(Tharlo)對許多觀眾來說,無疑是一部特別的電影。導演萬瑪才旦(Pema Tseden)在這一部電影之前,拍過了三部電影,全部都是以藏語發音,無論是華語電影影壇,乃至於放眼世界,他都是一位具備電影理想以及堅持語言文化概念的導演。另一方面,導演選擇以黑白影像來呈現這部電影,希望能夠呈現男主人翁塔洛非黑即白的性格,多少挑戰了觀眾的觀看電影的習慣,但是堅持藝術而使用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視覺也算是一種勇敢的行為。

電影的一開始,一位藏族裝扮的男子對著鏡頭背誦毛澤東語錄中的其中一篇名為「為人民服務」文章。他背誦得流暢,以一種音律的方式背誦。藏族人應該要用自己的語言,背誦自己民族的文章與詩詞才對。對於自己也不隸屬的語言與文化,故事乃至於事件,倒背如流豈不荒謬。電影裡的公安,稱讚這藏族男子記憶力驚人,也與這藏族男人討論了這「經典」文章的內涵;公安要這藏族男子辦身分證,藏族男子疑惑為何需要身分證,公安回答這樣別人才知道你是誰。

其實自己知道自己是誰,比起別人知道自己是誰還要重要。

辦理身分證需要到鎮上拍照,這藏族男子坐在相館內等待,看著正在拍照的一對藏人夫妻。這對藏人夫妻在喜馬拉雅山的布景前,兩人雖看起來沒有笑容,也沒有感到不自在;接著,攝影助理換上天安門的布景,這對夫妻開始顯得彆扭;最後換上了美國紐約自由女神像的布景,這夫妻的服飾與背景完全不搭嘎,攝影師要兩位換上西裝;妻子聽到小羊羔的聲音,覺得親切,向等待拍照的藏族男子借來抱,還說自己以前養過羊,終於這夫妻讓人感覺到放鬆了。

藏族男子被照相館老闆嫌棄頭髮髒,上頭還有一個小辮子,便要他去對面的理髮廳洗頭。藏族男子被理髮廳的女子楊措詢問叫甚麼名字,藏族男子直覺回答「小辮子」,楊措笑了出來說是問你真正的名字,藏族男子才說出自己的名字叫做塔洛。

這部電影可以說是一名藏族男子尋找自己的一個故事。原本只會牧羊,也只知道牧羊的塔洛,被所謂的文明所困擾,為了政府的政策,被迫迎合文明,在接觸了文明之後,經歷的愛情的翩然降臨,在愛情裡感受到自己的被需要,最後卻變得一無所有的回歸天地。

電影的最後,塔洛在楊措的說服下剪掉了辮子,接著一無所有之後,回到了警察局領取身分證。牆上的「為人民服務」的字樣倒反了過來,公安要他背誦「為人民服務」當作表演給其他警察欣賞,塔洛這時背的七零八落,眾人失望離開;塔洛要領取身分證的時候,頂著大光頭,年輕的公安說這樣子跟照片不像,要他回鎮上重新拍照,才可以辦身分證。


為了愛情剪掉辮子,剪掉辮子卻被認為不是自己了。導演萬瑪才旦的批判力道在這部電影中,強而有力,令人難忘。


塔洛
Tharlo
2015│中國│藏語發音│DCPB & W123mins

導演:
萬瑪才旦(PEMA Tseden)

演員
西德尼瑪
楊秀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